活动介绍:对话世界著名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先生及其夫人多丽丝·奈斯比特。
本期主题:未来大趋势
参会名单:奈斯比特夫妇 首都高校国际交流志愿者 校媒记者

首都大学生对话奈斯比特夫妇

约翰·奈斯比特:你们是自由成长的一代

  “同学们现在想结束吗?不想结束的举手!好,那我们就再回答几个问题。”“与世界对话”活动现场,胡子银白的约翰·奈斯比特精神矍铄,引得全场学生不断发问。5月8日上午10点,《大趋势》的作者约翰·奈斯比特携夫人多丽丝·奈斯比特坐客《中国青年报》,参加“与世界对话”的交流活动,与首都高校的学生们各抒己见,畅所欲言。原定45分钟的交流时间,在约翰·奈斯比特发起的4次“民主投票”下,延长到了2个小时。
   “与世界对话”是由全国青联主办、中国青年报社和中国高校传媒联盟承办的系列品牌活动,旨在为高校媒体和学生记者及广大学生打造一个与国际高端人物、各国青年领袖交流沟通的平台,从而让中国青年进一步了解世界,并向世界展示新一代中国青年的风采。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著名的未来学家,对中国问题研究多年,其《大趋势》《亚洲大趋势》等作品风靡全球,其中的各种预言都在不断实现。

·未来学家奈斯比特:你们带给我一个很棒的上午 ·学生提问撷英
论坛现场
校媒报道

当梦想照进现实 中央民族大学 王星

他是世界著名的未来学家,也是埃森哲评选的全球50位管理大师之一;他有着哈佛、康奈尔和犹他三所大学教育背景,其著作更堪称“能够准确把握时代发展脉搏”。约翰·奈斯比特,一生阅历丰富,学识渊博。当我拿起话筒的那一刻,胸中不禁激情澎湃。我怀着激动又忐忑的心情对眼前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说:“与您对话,这是我梦想照进现实的一天。”
   听了我的开场白,奈斯比特夫妇都笑了。老先生还用一个夸张的手势表达了他的欣喜。接着,我提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问题:“您是如何看待中国青年西方化这个现象呢?”奈斯比特夫妇显然对我的提问很感兴趣,他们鼓励在场的同学来讨论下关于中国青年西方化的想象这个话题。

暂且耐心等待 北京语言大学 张婧

拜读了《大趋势》, 更有幸与奈斯比特夫妇面对面交流,这之于一名普通大学生,无疑是一次思想的饕餮盛宴。从“垂直体系的民主观念”到“限制性的信息交流自由”,从“世界大环境的动荡变革”再到二十余年间中国的“平稳上升”,从中国教育体制的改革再到人才培养的部分缺失,短短一个半小时的对话让作为听者的我开始思考一些曾经忽略或从未思忖过的问题。限于篇幅,我只想就YOUTH CULTURE谈一谈自己的观点。
约翰·奈斯比特先生言谈之间对于现今青年文化现状的忧虑是显而易见的,尤其当他谈到我们对于自己国家“某几段”历史的无知。暂且不论我们的“无知”程度是否如J奈斯比特先生所预计的那样,但是我坚信,我们这一代青年已经逐渐能以理性的态度审视我们的过去,并且以更加理性的态度去创造我们的未来,至少是为未来的青年文化努力着。

让思维尽情碰撞 中央财经大学 陈玺宇

坐在位置上,一边反复浏览准备的问题,一边等着大腕儿的到来。忽闻动静,猛地抬头,奈氏夫妇已经进入会场。老先生比想象年轻,红光满面,精神矍铄;夫人银色短发,不时礼貌地微笑,极为庄重得体,引得邻座女生大呼“gorgeous”。
   因为财经学校的背景,我提出一个关于楼市的问题。其实也比较讨巧,前两天看《新世纪》周刊时,看到主编王烁的一句话:“如果下一次震动世界的危机到来,很有可能发生在中国,并始于房地产泡沫破裂。”我把这个观点抛出,请教两人的看法。话还没说完,老先生一句“I don’t believe it.”便已表明他对中国经济和中央政府的信心——他认为,国务院新近颁布的一系列旨在打击楼市投机者、抑制房价高企的政策会日见成效。也许,正是他对中国式vertical democracy(垂直式民主)的肯定,使他坚信国家机器对经济干预的强大效用。

学生提问撷英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2007级国际传播学院新闻系 范玲:“在《高科技·高思维的》一书中,您提到古老的华夏文明有助于我们在高科技时代寻求人性的意义,您为什么这么觉得?”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 贾路青:“您在中国大趋势》中预言未来世界的中心将在中国,这样的预言会不会使西方发达国家采取措施限制中国的经济发展,比如加大对中国纺织品出口的限制,迫使人民币升值等?”
   北京语言大学韩国语专业的陈方:“我和一些在跨国公司工作的外国朋友交流过,他们均认为中国员工工作很努力,执行力很强,但是缺乏主见,没有创造力。对此您的看法是怎样的呢?他们的评价是正确的吗,还是只是对中国员工的偏见呢?作为当代的中国大学生,为了以后在国际舞台能与各国大学生同台竞技,我们现在应该做哪些方面的准备呢?”